目前日期文章:201205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浮光24  

我的觀眾朋友都知道

我的作品強調戲劇的純粹(pure

所以在舞台裝置上

通常比較強調意象的線條

沒有太繁複的擺設或實景

 

《浮光》這齣戲

目前為止

我用極其寫實的方式談一個「赤裸裸」的故事

我也用了抽象的「前置」行為,希望大家跟這個故事保持距離

其目的

除了疏離

保持距離,還有一個目的

窺視全貌

 

看到全貌,倒也不是要論是非對錯

而是我希望在這個過程裡

我們,你跟我

都不要加入自己主觀的態度與想法

畢竟兩個男人相愛

比呼吸還自然

 

「東西」太多

是目前排戲

我每次進排練場

難以取捨與痛苦的

 

每一個手法

每一個段落

都有其必要

但是這麼多的道具、投影、表演者

卻影響了我對這齣戲純粹的態度

上個禮拜

一念之間

本想把那些「手法」刪掉

我希望你進場觀賞這齣戲時

非常「簡單」

簡單到沒有道具

沒有音樂

甚至沒有服裝造型

沒有化妝

只有男人與男人之間的愛情與一件走私案件

 

只是

我在想

如果「什麼都沒有」(沒有演員以外的戲劇元素)

那麼《浮光》究竟是一齣戲

還是一個當年的真實社會事件!?

你買票要看的

究竟是一齣戲

還是一個真實案件!?

 

今天又要進排練場了

如果刪到「什麼都沒有」

我會跟你講

讓你

有心理準備

請你準備

拿著票

進劇場

看一個真實的,兩個男人相愛

如果我沒刪

那麼

就請你自己準備

準備一顆純粹的心

與赤忱的感官

欣賞這我取材自真實故事的,戲劇作品

 

另外

台北場的票券售罄

如果你有多餘的錢

麻煩你搭車南下

看高雄場

如果沒有多餘的錢

那麼

製作人說

請留下你的聯絡電話與姓名

我們會在(台北場)演出前與你聯絡

也許

現場可以候補

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浮光22  

你幹著某個人

(對,fuck那個「幹」)

那個人

是你的下屬

是你權力管轄範圍內的一個人

或者

你給他錢

你支付他日常生活開銷

 

另一個狀況

那個人

是你上司

你是他權力管轄範圍內的一個人

或者

他給你錢

他支付你日常生活開銷

 

兩種狀況

會影響你幹他的心理狀態或力道嗎?

 

男人喜歡被崇拜

男人的性愉悅有時候來自權力

男人幹著的那個人如果是他權力管轄範圍內的人

通常

會邊幹邊想著(或講著)「求我啊」之類的話

 

男人也喜歡支配

男人的性愉悅有時候也來自掌控

男人幹著的那個人如果在生活開銷(金錢)上依賴他

通常

會邊幹邊想著(或念著)「沒有我,你會死吧」之類的話

 

金錢

權力

對男人而言

有著緊密關係

常聽人家講「男人有錢就會作怪」

不對

男人沒錢也會作怪

男人如果拿對方的錢(在金錢上依賴對方)

在幹人的時候

不是特別猛烈(因為補償心態)

就是特別不猛烈(因為大男人心態作祟,心虛)

 

有了錢的人會想要有權

有權的人

會想利用權力賺錢

不過

性這檔事

對男人而言

不一定要有錢有權

只是有錢有權的性

更歡愉

 

所以

如果你的男人不愛你

或對你的身體意興闌珊

不要以為你給了他錢

供應了他生活開銷

就能使他回心轉意

拿了你的錢繼而奮力幹你的男人

不要也罷

這種男人

俗稱「吃軟飯」

沒有男人雄性尊嚴

 

《浮光》的「走私案件」

全因為錢

錢與權又息息相關

金錢權力支配了性

就是這齣戲

要跟大家談的其中一個部分

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浮光21  

Dear

 

你最近好嗎!?

 

這幾天

天氣怪

時而暴雨時而晴天

開車出門會塞車

騎車出門又要帶著雨衣

十分麻煩

 

因為陰雨

所以幾個街角的咖啡店

都收起了戶外座椅

你知道

我抽菸

室內實在坐不下

那天耐著性子、忍著菸癮

坐在某家咖啡館裡看著書

書裡淡淡哀愁的元曲

竟讓我想起楓傑

 

周楓傑

 

排《浮光》之初

我和演員們做聲音與情緒的練習

我請每個人唱一首會打動大家的歌曲

楓傑唱了「好久不見」

歌詞是

「你會不會忽然出現,在街角的咖啡店」

然後楓傑

跟我們分享了他的感情,已逝的愛情

我聽了

想起了你

微笑著

告訴楓傑

「他不愛你」

楓傑難以置信睜大了眼

用他十足「奶味」的聲音說

「不會吧」

我沒有告訴任何人關於你

當然也就不會告訴楓傑,我與你之間

我只是

很篤定的

告訴他

「對方不愛你,在心裡,跟他說再見吧」

就像那一年

你一聲不響的離開

我原還有怨懟

熬了幾年

才忽然發現

原來你的不告而別正是最好的告別

於是

我在心裡

默默的

與你道別

 

我可以理解楓傑的痛

一如此刻

我知道自己

雖然我告訴他「他不愛你」

可是

痛,總要自己經歷過

痛死了,就死了吧

熬過了痛

也就重生一回

 

Dear

有一次

我請楓傑當著我面

打電話給朋友

因為

我想知道朋友眼中的楓傑

他打了三通

三通電話的那一頭兒

異口同聲

都稱楓傑「好相處」、「樂於助人」、「開朗」、「樂觀」

我聽著那些朋友們對楓傑的稱許

蹙起眉

原來

沒有人知道楓傑的痛

楓傑正痛著與我相同的痛

卻無人知曉

就像那年

我在香港尖沙嘴的商圈裡、熙攘往來的人們之間

熟悉著,然後痛著

人們見我刻意保持的笑臉

以為我

愉悅著

對我

也投以微笑

 

楓傑是文藻外語學院第四十二屆畢聯會副會長

也是這一年畢業公演的最佳演員

同時

他也是許耀中舞蹈教室的拉丁舞選手

說他外向

倒也未必

他只是

比這個年紀的年輕人

多了一點兒耐性

多了一點兒

設身處地的

為人著想

他的眼淚

只在我的肩頭上

出現過一次

多數時候

他總是刻意保持微笑與熱情

我知道那感覺

熟悉著痛著的笑臉

會在不經意,滴下眼淚

然後用手背抹著淚痕

手畫過的臉繼續笑著,更刻意的笑著

再告訴別人

自己曾經的愚蠢,多麼可笑

 

那一次

我跟楓傑說「他不愛你」

楓傑悵然地

自己下了個結論「可是我很愛他啊」

Dear

我何嘗不知道他很愛他

就像我,很愛你

至今未變

可是愛情若只剩下「單方」

那也就不是愛情了

可是我知道我愛你

就像楓傑「很愛他」

 

平日

不論排不排戲

每天晚上

楓傑總會進劇團

對我說聲「把拔,晚安」

他愈是笑著

我就愈是想起你

愈是想起你

就愈不忍

楓傑的,微笑

 

Dear

那首歌的歌詞最後唱著「不會再去說從前只是坐著,說一句,好久不見

我有機會再遇見你嗎

有機會

我們在桌子兩端

啜著咖啡

看著彼此風霜容顏

然後微笑

輕輕道一句「好久不見」

也許

那一刻的微笑

才是真實發自內心,淡然的笑

 

楓傑總是努力於自己本分

努力愛著家人愛著朋友

這樣一個多情的人

我本是應該開心的

可是

就不知怎的

他的多情

日夜讓我掛心

我總擔心

會不會將來某一天某個人傷了他的多情

會不會

他也將某個人放在心裡

一如我將你擺在心底

久了

忘了

突然在某個夜裡驚醒

才猛然憶起

然後痛著

 

《浮光》在十年後重新推出

本來楓傑飾演我當年那個角色

幾經波折

變成「張家齊」

你還記得「張家齊」嗎!?

那個為了愛義無反顧的男孩

不知道

他在天堂

會不會

來觀賞

 

我是如何小心翼翼的維護「張家齊」

然後

又如何小心翼翼的

看著周楓傑

我只能「看著」

畢竟

那是他的人生

我只要

讓他知道

我在這裡

永遠

也不會離開

難過了,有我的肩膀

快樂了,與我分享

如此

也就夠了

 

Dear

你最近好嗎!?

你會來看《浮光》嗎!?

請在謝幕時給楓傑一個掌聲,好嗎!?

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浮光20  

去年

《週末狂歡夜》演出結束

有觀眾朋友在網路上(還是問卷,我忘了)罵我們

左舞台浴室場景坐太旁邊的人看不到

 

2002

《浮光》高雄第一場與台北第一場演出結束當晚

網路上大家即相互告知

坐在哪個位置才會有最佳視野

(那時候在「黑盒子」演出,沒有對號)

大家所謂的好位置

應該

指的是

可以一覽「輔導長」與「張家齊」全裸做愛那場

 

我其實很高興我是高雄人

很高興我擁有「高雄觀點」

在高雄做戲

說起來

也十分愉悅

沒有「主流」的專家學者對你說三道四

沒有白領知青嫌惡地對你撇嘴

不過

在高雄

有一個最大問題

沒有場地

 

因為我的戲很「細」

觀眾數500已經是上限

坐太遠

我設計的內容看不到

戲劇舞台必須夠深、夠高

以便燈光道具懸吊或擺放

 

至善廳

是不OK

 

它是扇形觀眾席

兩邊觀眾太側

它不夠深

根本無法換景

它的側舞台腹地不大

工作人員每次都「躲」的好辛苦

 

雖然至善廳如此不適合演出

可是

因為我在高雄

別無選擇

 

好啦

那我能怎麼辦呢!?

 

我能做的

就是盡量不要太多在舞台兩邊的戲

以免坐很旁邊的朋友看不到

你能怎麼辦呢!?

那就是盡量不要買一樓的300元區座位

如果買了怎麼辦!?

沒關係

「輔導長」與「張家齊」全裸做愛應該全場都會看得到

(只有遠近差別而已)

如果離你太遠也沒關係

你離「輔導長與張家齊全裸做愛」很遠

表示你離「所長與情婦做愛」很近

「所長」與「情婦」

也是全裸

 

全裸的四個演員

身材我都「檢查」過了

養不養眼不一定(畢竟青菜蘿蔔各有喜好嘛)

但十分符合劇中角色要求

從現在開始到演出前

我會要求他們保持身材「最佳」狀況

 

對了

除了做愛這場戲有四個演員全裸外

另一場戲

還有另一個演員半裸

裸下半身

我一樣非常要求他,提臀

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