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14  

其實早在去年

我就已決定由博宇和凱凱分別飾演《浮光》裡的

「張家齊」與「輔導長」

 

看到劇照

可能很多人會覺得

跟《下雪了》很像

沒錯

這就是我的期待

 

在我的同志作品中

《下雪了》、《浮光》、《天光》是完整三部曲

故事

都是真有其事

人物

都是同一個主角

場景

都是我曾經服務的「北台灣漁港駐在所」

 

那一年

我跟「輔導長」和其他兩個同事

參加泳訓

除了我以外

他們三個

都是在地人

每次游泳完

大家起鬨要去誰家吃飯

另兩個同事

總是熱情招待大家

唯有「輔導長」三番兩次推辭我們

 

有一天

「輔導長」跟我一起巡邏

他說

「我們開車去宜蘭好不好!?」

「好啊」

那個年代

警察巡邏開小差

很常見

 

奔馳在濱海公路

我們迎著北台灣冬季慣有的陰冷濕雨

車上

他說

「不好意思,我不是不喜歡你們到我家吃飯」

「沒關係啦,別把這種事情放在心上」我有點驚訝,吃不吃飯這種事情,他放在心裡

然後

沉默了很久

他又說

「你知道『張家齊』嗎!?」

「我知道啊,你表弟嘛

每晚我們執勤時

「張家齊」都會買鹹酥雞滷味之類的給大家打牙祭

「他不是我表弟

「喔」我有點,講不下去

「張家齊」是「輔導長」的表弟

一直以來

「輔導長」是這麼告訴我們的

又是一陣沉默

他又開口了

「他是我的…另一半

 

我永遠都不會忘記「輔導長」在我面前說「張家齊」是他另一半的光彩神情

於是

他們之間的甜美時光

我寫成了《下雪了》

 

隔段時間

我們所裡出事

(就是你在《浮光》這齣戲即將看到的「事件」)

事情之後

「張家齊」死了

「輔導長」調離

我請調回高雄

 

我和「輔導長」彼此雖有對方的電話

但我們

始終沒有和對方連絡過

 

又過了幾年

我提筆寫了《浮光》

一種很深沉

很苦痛

很無以奈何的心情

完成了七成真的《浮光》

 

再很多年後

我與「輔導長」在台北街頭巧遇

他支開身邊那個年輕底迪

和我到中山北路某個飯店的咖啡廳

聊了一下午

 

「假如『張家齊』還活著

「輔導長」稜角的臉龐忍著淚水

視線一直投向落地窗外遠方熙攘的車輛

從下午到晚上十點

他共點了四杯咖啡

迴避我的眼神卻又不時熱切希望我能理解他的苦痛似的

我毫無表情

沒有回饋他

在我心裡

除了嘆息

別無他法

 

「如果『張家齊』還活著,你一樣那麼愛他!?」

我們買單等待刷卡的空檔

我問了「輔導長」

「應該吧,只是我可能…不知道如何面對這…這個最愛…」他一貫的瀟灑,說著

 

2009

我做《天光》

就是「假如張家齊還活著

 

那年

「輔導長」來看戲了

首演那天夜半

我的手機響

接通後

電話那一頭

沒有聲音

約莫五分鐘後

嚶嚶的啜泣聲

然後

慟哭

那一種肝腸斷裂的嚎啕

很難想像

是那個瀟灑的「輔導長」

 

哭完了

我們

就掛電話了

 

去年的《下雪了》

是「張家齊」和「輔導長」的真實甜蜜

但裡面

有我對愛情主觀的看法

2009年的《天光》

是虛構的

「輔導長」虛構假如「張家齊」沒死

 

《浮光》

因為牽扯了當年的刑事事件

因為含括了「張家齊」的性命

所以我

盡可能

「真實」呈現

我不希望

我這個創作者加了主觀的成見進去

我也知道

我對當年的事件

沒有置喙的能力

我也知道

「張家齊」真的死了

因為「張家齊」的死,事件結束了

但也因為「張家齊」的死

「輔導長」

永遠活在那件事件裡

 

故事發生在1994

當事人除了「張家齊」外

都還活著

刑事案件是真的

「輔導長」是真的

那兩個男人相愛是真的

有另外一個男人介入是真的

「張家齊」死了,是真的

 

我常在想

身為創作者

紀錄一段段、兩個男人間真實情感

也許

是我唯一能為大家做的

創作者介紹

浮光

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