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21  

Dear

 

你最近好嗎!?

 

這幾天

天氣怪

時而暴雨時而晴天

開車出門會塞車

騎車出門又要帶著雨衣

十分麻煩

 

因為陰雨

所以幾個街角的咖啡店

都收起了戶外座椅

你知道

我抽菸

室內實在坐不下

那天耐著性子、忍著菸癮

坐在某家咖啡館裡看著書

書裡淡淡哀愁的元曲

竟讓我想起楓傑

 

周楓傑

 

排《浮光》之初

我和演員們做聲音與情緒的練習

我請每個人唱一首會打動大家的歌曲

楓傑唱了「好久不見」

歌詞是

「你會不會忽然出現,在街角的咖啡店」

然後楓傑

跟我們分享了他的感情,已逝的愛情

我聽了

想起了你

微笑著

告訴楓傑

「他不愛你」

楓傑難以置信睜大了眼

用他十足「奶味」的聲音說

「不會吧」

我沒有告訴任何人關於你

當然也就不會告訴楓傑,我與你之間

我只是

很篤定的

告訴他

「對方不愛你,在心裡,跟他說再見吧」

就像那一年

你一聲不響的離開

我原還有怨懟

熬了幾年

才忽然發現

原來你的不告而別正是最好的告別

於是

我在心裡

默默的

與你道別

 

我可以理解楓傑的痛

一如此刻

我知道自己

雖然我告訴他「他不愛你」

可是

痛,總要自己經歷過

痛死了,就死了吧

熬過了痛

也就重生一回

 

Dear

有一次

我請楓傑當著我面

打電話給朋友

因為

我想知道朋友眼中的楓傑

他打了三通

三通電話的那一頭兒

異口同聲

都稱楓傑「好相處」、「樂於助人」、「開朗」、「樂觀」

我聽著那些朋友們對楓傑的稱許

蹙起眉

原來

沒有人知道楓傑的痛

楓傑正痛著與我相同的痛

卻無人知曉

就像那年

我在香港尖沙嘴的商圈裡、熙攘往來的人們之間

熟悉著,然後痛著

人們見我刻意保持的笑臉

以為我

愉悅著

對我

也投以微笑

 

楓傑是文藻外語學院第四十二屆畢聯會副會長

也是這一年畢業公演的最佳演員

同時

他也是許耀中舞蹈教室的拉丁舞選手

說他外向

倒也未必

他只是

比這個年紀的年輕人

多了一點兒耐性

多了一點兒

設身處地的

為人著想

他的眼淚

只在我的肩頭上

出現過一次

多數時候

他總是刻意保持微笑與熱情

我知道那感覺

熟悉著痛著的笑臉

會在不經意,滴下眼淚

然後用手背抹著淚痕

手畫過的臉繼續笑著,更刻意的笑著

再告訴別人

自己曾經的愚蠢,多麼可笑

 

那一次

我跟楓傑說「他不愛你」

楓傑悵然地

自己下了個結論「可是我很愛他啊」

Dear

我何嘗不知道他很愛他

就像我,很愛你

至今未變

可是愛情若只剩下「單方」

那也就不是愛情了

可是我知道我愛你

就像楓傑「很愛他」

 

平日

不論排不排戲

每天晚上

楓傑總會進劇團

對我說聲「把拔,晚安」

他愈是笑著

我就愈是想起你

愈是想起你

就愈不忍

楓傑的,微笑

 

Dear

那首歌的歌詞最後唱著「不會再去說從前只是坐著,說一句,好久不見

我有機會再遇見你嗎

有機會

我們在桌子兩端

啜著咖啡

看著彼此風霜容顏

然後微笑

輕輕道一句「好久不見」

也許

那一刻的微笑

才是真實發自內心,淡然的笑

 

楓傑總是努力於自己本分

努力愛著家人愛著朋友

這樣一個多情的人

我本是應該開心的

可是

就不知怎的

他的多情

日夜讓我掛心

我總擔心

會不會將來某一天某個人傷了他的多情

會不會

他也將某個人放在心裡

一如我將你擺在心底

久了

忘了

突然在某個夜裡驚醒

才猛然憶起

然後痛著

 

《浮光》在十年後重新推出

本來楓傑飾演我當年那個角色

幾經波折

變成「張家齊」

你還記得「張家齊」嗎!?

那個為了愛義無反顧的男孩

不知道

他在天堂

會不會

來觀賞

 

我是如何小心翼翼的維護「張家齊」

然後

又如何小心翼翼的

看著周楓傑

我只能「看著」

畢竟

那是他的人生

我只要

讓他知道

我在這裡

永遠

也不會離開

難過了,有我的肩膀

快樂了,與我分享

如此

也就夠了

 

Dear

你最近好嗎!?

你會來看《浮光》嗎!?

請在謝幕時給楓傑一個掌聲,好嗎!?

創作者介紹

浮光

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