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楓傑與許家峰  


 


上個禮拜六(6/16)
晚上結束演出
所有人一起拆台
很快(因為不快,要多繳錢)
10:30
一行人即離開水源劇場




樓下幫我們載道具北上的杰哥早已裝車妥當
大家跟杰哥和小曼(杰哥老婆)道再見後
拖著行李
浩浩蕩蕩
拖著疲累
走到捷運站
到了台北車站再走到轉運站
時間是11:10
娃娃(飾演「小愛」)與文正改了車票
換成11:30往台南的車
其他人
還是如預期
等待12:13開往高雄的車子




轉運站一樓
大夥兒解散
相約11:50四樓候車處集合
博宇(飾演「阿祥」)、楓傑(飾演「張家齊」)、凱凱(飾演「輔導長」)
還有二姊(造型設計)
跟我一起去摩斯漢堡
說是餓,不如說是累
說累,不如說空
說空,不如說,劇場表演的霎那呈現扒光了我們的身心靈
然後
在拆台後
不捨那舞台上的一切
與舞台下的朋友
然後
悵然若失




哎呀
這個就是劇場,我這樣跟東廷(歌隊之一)說的




很多朋友知道
《浮光》是十年前舊作
當然
除了劇本還有我
其他
都是新的
新的舞台
新的音樂
新的演員
新的服裝
新的,心情,所有人的心情




《浮光》台北場
若沒有家峰(十年前飾演「張家齊」)鼎力相助
一定
無法成行




十年前
家峰演了「張家齊」
隔一年
又演了我另一部作品
後來
到台北工作
再次重逢
是去年《週末狂歡夜》的演出現場




家峰之於劇場
是個鬼才
演員、導演、行政工作
無一不精
現在
應該是「成蹊同志生活誌」的編輯吧
當年家峰演「張家齊」應該才二十出頭歲吧
我其實不太清楚他用什麼來詮釋這個奮不顧身的「張家齊」
(「張家齊」雖然年輕,但對愛情卻勇敢執著
沒有足夠的歷練的表演者,很難演得好)
只依稀記得
他演的「張家齊」非常出色、可愛極了
還有家峰稍瘦
排戲那三個月
每次進排練場
都得先做幾百個伏地挺身與仰臥起坐
我對演員的要求必需是100分
那些比兩棲偵搜營還痛苦的體能訓練
家峰
也毫不喊苦
熬了過來
(我也是不清楚他有沒有在私底下對我「撤幹嬌」)




這次台北演出
之前
家峰疲於奔走各單位
演出時
在台下和大家坐在一起
演出後
在後台
守著我們




去年決定重演《浮光》
我跟製作人說
好難找到一個演員可以代替當年的家峰
直到楓傑出現




周楓傑
我在前幾篇文章聊過他




我跟他的對話




「晚上吃過飯了嗎?」平時的我
「晚上吃過飯了嗎…」皺著眉、永遠重覆我的問題的他




「你最好永遠不要睡覺!」老是責備他把自己搞太累的我
「有…(拉長音),我有睡覺」睡覺兩個字講很大聲的他




「你就三天不要給我電話好了!」那次他忙搬家,完全忽略了我
「嗯!?」可能故意裝聽不懂問題的他




「轉身時幹嘛撇頭啊!?」排戲時的我
「有嗎!?哪有…」瞪大眼的他




台北那幾天
我們住在國軍英雄館
楓傑與我同房
早上起床
我盥洗完畢
本來想伸手抱他的念頭
到他床邊
只拍了拍他
星期五晚上因為我們大家演出狀況不好
他在房間裡
挨在我身旁
聽我叨叨絮絮二十年的劇場經驗
回高雄那夜
在台北車站
我們上下樓梯
他見我左腳痛
伸出手
攙著我




十年前與十年後的兩個「張家齊」
一個是我的忘年之交
一個
喊我把拔




十年
會讓海枯石爛
十年
卻讓我擁有兩個「張家齊」




高雄場還有一些釋出的票
沒有買到票的朋友
可以在晚上6:30到現場購買
來看看吧
你就會知道
何以我如此深愛「張家齊」

創作者介紹

浮光

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iamheretw
  • 人生有多少個十年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