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28  

男兒立志出鄉關

誓不成名絕不還

埋骨何需桑梓地

人生何處有青山

 

「張家齊」懸樑自盡時

歌隊演唱的四句(網路上查得到出處)

 

《浮光》2012年結束了

台北高雄各兩場

四場演出

每一場

絕無僅有

 

台北第一場與第二場謝幕方式不一樣

台北與高雄歌隊成員組成不盡相同

高雄第一場有「靈異事件」

第二場

有「輔導長」

 

每一次

做完一齣戲

劇團的夥伴

都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成就感或滿足感

這一次

卻沒有

 

第四場演出結束

拆完台

一行人到KTV

不是慶功(螢火蟲劇團沒有慶功宴這種事)

純粹只是因為,想吃東西

 

大家擠在自助餐台前面

看了許久

我夾了兩盤炒青菜

吃完,竟覺得撐了

自排戲以來堆塞以久的悶絕情緒

本想藉由暴食宣洩

但在兩盤炒青菜後

竟毫無胃口

 

是《浮光》太辛苦了吧

還是想到「輔導長」!?

 

去年決定重製《浮光》

開始申請場地

很多城市都吃閉門羹

接著申請補助

結果,一塊錢補助也沒有

在去年11月《週末狂歡夜》的節目冊中告訴大家要重演《浮光》

劇團就接到許多朋友來電詢問何時開始售票的電話

我知道有很多朋友在等《浮光》

所以

我們在場地沒有著落、沒有補助經費的情況下

著手進行

《浮光》

 

2011年十二月

家峰(十年前的「張家齊」)努力斡

「成蹊同志生活誌」決定贊助台北場演出部分場地費用

 

201219演員甄選

小明(飾演「所長」)是入選者

 

二月份

台北市政府文化局來函准演

地點是水源劇場

同時

思涵也答應演出「文玲」一角

 

201239

我與大可風塵僕僕北上看場地

看了等於沒看

接待我們的場館大哥說

1.四月份會有新的團隊進駐管理(所以我們問什麼,大哥都不敢應允)

2.硬體還未清點(所以我們根本不知道有哪些燈具)

3.舞台上擺滿前一檔節目留下裝置藝術(所以根本看不出舞台與觀眾席等相關位置)

看了等於沒看

於是我們悻悻然延著羅斯福路往下走

希望找一家乾淨價格負擔的起的旅館

只是愈找,愈辛酸

不是太貴

就是專門提供「休息」的旅社

 

2012318拍劇照

為了節省時間

我們從中午兩點開始

先到西子灣借軍警場地

接著晚上到「古銅色日曬健身工作站」拍影片

一直到晚上11點多

才收工

 

隔天

第一次排戲

 

第五次排戲

201242

決定將博宇撤換

由楓傑飾演「張家齊」

 

漫長的排戲過程

道具一樣一樣進來

音樂一曲一曲進來

會議一場開過一場

 

卓明老師進來

 

四月

舞台監督宥汝上了台北一趟

開技術協調會議

 

2012523

第一場大學宣傳講座開始

然後

就是一連串的

無止盡的宣傳講座與電台通告

 

2012518

Taipei Times的記者在與我電話訪談後

率先發了消息

 

525

1788期「時報週刊」也登了演出訊息

 

2012612

記者會

因為沒有太多製作經費

所以台北場不開了

直接開一場高雄的記者會

 

隔天

聯合報登了地方版、發了網路影音新聞

 

2012613

下午我趕最後一場校園宣傳講座後

直奔車站

與工作組會合

搭車北上

 

這個周五、六

風雨中

台北場演出

第一場演出結束後台檢討

宥汝痛哭

那晚

回國軍英雄館

我與暁菁(製作人)、艾玲(執行製作)、宥汝在四樓大廳開會

接著

工作組在其中一個房間開技術檢討會議

 

2012618

自由時報發了全國版的消息

 

兩天後

大家進場裝台

這周

高雄演出

 

還有一些

記不太清楚詳細時間

我與小明電話長談

我與東廷(歌隊之一)星巴克談心

楓傑在我肩頭上哭泣

小布(歌隊之一)「沉迷」電腦、精神不濟,被我趕出排練場

炳頊(道具組)車禍、小布車禍

我得到A型流感、皮膚發炎

曉菁壓力太大難以成眠,臉上狂長痘痘

在在

都不太記得時間點

只是清晰烙印我心坎

 

《浮光》結束了

 

幾個月下來

我竟一點兒也不餓

幾個月下來

我竟如此深愛周楓傑

幾個月下來

一向被大家視為「螢火蟲劇團邊緣人」的小布

在阿布(助導)與炳頊協助下,完成大部分道具

幾個月下來

我竟想不起十年前的那一場,《浮光》

創作者介紹

浮光

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oy Sunny
  • 感謝你們帶來這齣好戲,我感觸很深。
    期待早日看到你新的佳作。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