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導演日誌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浮光30  

撰文者  王小明(飾演「所長」)

 

 

20126232130時最後一場
「浮光」落幕了
幕拆了
燈滅了
也鬆了一口氣
但心中的那齣「浮光」還一直在心中反覆流轉著
10
年前我來不及參與
10
年後我有幸參一角
緣起緣滅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與「螢火蟲」結緣「下雪了」
那是我跟舞台劇的第一次接觸
但是我非少年維特
也非文青
當初無非跟眾多的凡夫俗子一般
很簡單、很單純
純粹為了窺視情慾下的皮囊
甚至是年末「週末狂歡夜」
雖然,我失之交臂

似乎
緣份那條線還持續纏繞著
捲啊捲………繞啊繞………
時隔6個月

FACEBOOK
上偶然撇見的一則訊息
習慣性的鍵入答覆
「有,我38歲」
那時也不以為意
也沒抱著任何期待
11
月接到訊息
留下聯絡電話、身高、體重
依舊過著我的生活
接著是一通陌生的電話
交代著面談的時間與地點
其實那天我還在躊躇
要不要赴約
天使與惡魔交戰
但是我最怕被人在背後「策幹拉礁」
還是去了
二張生面孔迎著我
心中有點忐忑
會不會遇到詐騙集團?
那天
我對他們出櫃了
為何?
? ? ? ? ? ? ? ? ?
是「信任」!!!

2
月接到是GMAIL的電子郵件
我獲選所長一角
接下來3月的排練
從一開始生澀面對一大群陌生人
陸續熟捻
那些一起排練的90幾個日子
我看到老師的喜
我見著老師的怒
我望著老師的哀
感同身受
十年不算短
三干六百五十日
捌萬柒仟陸佰小時
5,256,000 sec
當它要重新登上舞台
任何人也會雀躍不已的吧

人生真的很奇妙
你無法預知你的下
即將發生甚麼事
就像那時高職打工的超商
若我答應了那位男子
我現在應該是酒國名花吧 XD
不會選擇另一種生涯

生活可能是日夜顛倒
或是天天醉倒在路邊的醉漢
人生就只是如此

參與「浮光」演出
我用「真心」演好我的角色
「真心」
是老師從一開始就再三交代的
唯有「真心」才能令人感動
這是「浮光」劇中每個演員的信念
不管是文玲、國欽、張家齊、陳光華
甚或是沒有台詞的小愛
我們不是在演戲
我們在告訴你個故事
每當你遭過感情的挫敗
你要是想到文玲與張家齊的對照
或許你會釋懷些
當你人生不如意
故事裡的結局
提醒你人生還有希望的
我們衷心的期盼
所有來看「浮光」的朋友
10
年前或10年後
你的靈魂能得到救贖

「浮光」之後
我有些改變
我開始寫我的人生大事紀
因為我總要為我的一生留下註腳
我改掉出門前還喜歡再東摸西摸的壞習慣
因為老師不能遲到的要求
我更有自信了
我有處女作了
我交了新朋友
……………

我一直認為人生

應該是1.2.3.4的選擇題
不是OOXX的是非題
今後的我
不管是舞台下的觀眾
抑或是舞台上的演員
「浮光」
給我的是美好的一段
我愛你們
We are the family

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浮光29  

網路上很多朋友留下對《浮光》的看法

不論批評與讚美,我們都十分珍惜,謝謝大家

底下這篇文章

是以E-mail寄到劇團

沒有華麗的詞藻,卻深刻動人

特別刊登出來,跟大家分享

 

---------------------------------------------------------------

 

  

我對【浮光】的看法  文者:一兵 謝陸軍

 


曾在網路上看過「下雪了」的影片

那時就開始尋找「螢火蟲劇團」的一些資料了!


而這次偶然看到了「浮光」的演出訊息

當下二話不說直接訂票那怕是在屏東

也要去就對了!


抱著滿心期待等待著演出

而這份"期待"卻是對劇中的「愛情動作」期待

然而在演出結束後我卻改觀了!
那是種方式是種描述,但表現得實在是太微妙了


今年得到了一份同性的珍愛也是第一份愛情

而部隊的假期非常不穩定每次的電話都不一定能接通,兵與官的階層

家齊望著門口等待POA收假的那幕深深刺中我心

猶如我望著電話等他響起的那刻衝動!

 

所以若我沒有愛過的話就不會體會這部劇的真實

我也沒有感觸了,更不會流淚了!


接著是戲劇呈現的方式,空前、驚豔、前後段、正反兩面

舞台效果、場景改變的方式、燈光的投射,這些都令我看為觀止!!!

換景方式以微弱的燈光讓觀眾知道要進入下一個階段了

這方式我真的好喜歡

只剩一盞燈投射焦點的方式我也是,好美!好漂亮!


最後感謝劇團精湛的演出

若可以的話也希望可以在中部地區開演

讓更多人對「同志」的了解

再一次的感謝你們!

 

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浮光28  

男兒立志出鄉關

誓不成名絕不還

埋骨何需桑梓地

人生何處有青山

 

「張家齊」懸樑自盡時

歌隊演唱的四句(網路上查得到出處)

 

《浮光》2012年結束了

台北高雄各兩場

四場演出

每一場

絕無僅有

 

台北第一場與第二場謝幕方式不一樣

台北與高雄歌隊成員組成不盡相同

高雄第一場有「靈異事件」

第二場

有「輔導長」

 

每一次

做完一齣戲

劇團的夥伴

都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成就感或滿足感

這一次

卻沒有

 

第四場演出結束

拆完台

一行人到KTV

不是慶功(螢火蟲劇團沒有慶功宴這種事)

純粹只是因為,想吃東西

 

大家擠在自助餐台前面

看了許久

我夾了兩盤炒青菜

吃完,竟覺得撐了

自排戲以來堆塞以久的悶絕情緒

本想藉由暴食宣洩

但在兩盤炒青菜後

竟毫無胃口

 

是《浮光》太辛苦了吧

還是想到「輔導長」!?

 

去年決定重製《浮光》

開始申請場地

很多城市都吃閉門羹

接著申請補助

結果,一塊錢補助也沒有

在去年11月《週末狂歡夜》的節目冊中告訴大家要重演《浮光》

劇團就接到許多朋友來電詢問何時開始售票的電話

我知道有很多朋友在等《浮光》

所以

我們在場地沒有著落、沒有補助經費的情況下

著手進行

《浮光》

 

2011年十二月

家峰(十年前的「張家齊」)努力斡

「成蹊同志生活誌」決定贊助台北場演出部分場地費用

 

201219演員甄選

小明(飾演「所長」)是入選者

 

二月份

台北市政府文化局來函准演

地點是水源劇場

同時

思涵也答應演出「文玲」一角

 

201239

我與大可風塵僕僕北上看場地

看了等於沒看

接待我們的場館大哥說

1.四月份會有新的團隊進駐管理(所以我們問什麼,大哥都不敢應允)

2.硬體還未清點(所以我們根本不知道有哪些燈具)

3.舞台上擺滿前一檔節目留下裝置藝術(所以根本看不出舞台與觀眾席等相關位置)

看了等於沒看

於是我們悻悻然延著羅斯福路往下走

希望找一家乾淨價格負擔的起的旅館

只是愈找,愈辛酸

不是太貴

就是專門提供「休息」的旅社

 

2012318拍劇照

為了節省時間

我們從中午兩點開始

先到西子灣借軍警場地

接著晚上到「古銅色日曬健身工作站」拍影片

一直到晚上11點多

才收工

 

隔天

第一次排戲

 

第五次排戲

201242

決定將博宇撤換

由楓傑飾演「張家齊」

 

漫長的排戲過程

道具一樣一樣進來

音樂一曲一曲進來

會議一場開過一場

 

卓明老師進來

 

四月

舞台監督宥汝上了台北一趟

開技術協調會議

 

2012523

第一場大學宣傳講座開始

然後

就是一連串的

無止盡的宣傳講座與電台通告

 

2012518

Taipei Times的記者在與我電話訪談後

率先發了消息

 

525

1788期「時報週刊」也登了演出訊息

 

2012612

記者會

因為沒有太多製作經費

所以台北場不開了

直接開一場高雄的記者會

 

隔天

聯合報登了地方版、發了網路影音新聞

 

2012613

下午我趕最後一場校園宣傳講座後

直奔車站

與工作組會合

搭車北上

 

這個周五、六

風雨中

台北場演出

第一場演出結束後台檢討

宥汝痛哭

那晚

回國軍英雄館

我與暁菁(製作人)、艾玲(執行製作)、宥汝在四樓大廳開會

接著

工作組在其中一個房間開技術檢討會議

 

2012618

自由時報發了全國版的消息

 

兩天後

大家進場裝台

這周

高雄演出

 

還有一些

記不太清楚詳細時間

我與小明電話長談

我與東廷(歌隊之一)星巴克談心

楓傑在我肩頭上哭泣

小布(歌隊之一)「沉迷」電腦、精神不濟,被我趕出排練場

炳頊(道具組)車禍、小布車禍

我得到A型流感、皮膚發炎

曉菁壓力太大難以成眠,臉上狂長痘痘

在在

都不太記得時間點

只是清晰烙印我心坎

 

《浮光》結束了

 

幾個月下來

我竟一點兒也不餓

幾個月下來

我竟如此深愛周楓傑

幾個月下來

一向被大家視為「螢火蟲劇團邊緣人」的小布

在阿布(助導)與炳頊協助下,完成大部分道具

幾個月下來

我竟想不起十年前的那一場,《浮光》

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浮光27  

颱風明天對台灣威脅最大

 

這一會兒

高雄這個城市

風裡夾著雨

雨聲大到聽不清音響傳來的旋律

只像隱隱

蜷在風強雨急浪滔不盡的孤島

島上叫不出名字的樹

隨著風

颯颯作響

響出音符

 

跟著唱

哼不出曲子

只能勉強

知道那是某種儀式的某種悲歌

 

20021231

《浮光》那一年的最後一場演出

傍晚

我跟特地來幫忙的警專同學詩章

蹲在耕莘劇場外的騎樓下抽菸

當然

是我抽菸

風將雨斜颳進騎樓

我們緊緊站在騎樓深處

就著香菸裊裊燒著的紅燼

一句話也沒有

據說那一天的寒流是台北近十年最冷

淒風冷雨中

我和詩章

靜默著

 

2012615、16日

兩天

我們在水源劇場

上午原還是出著太陽的晴天

過了中午

卻下起雨來

兩天一樣

愈下愈大

 

水源劇場位於建築物頂樓

坐在化妝間

或在舞台上觀眾席

聽著嚎嘯的雨聲

令人心慌

 

早上定過的音樂level

到了下午

全不適用

必須重來

下午試過的演員的mic

到了晚上正式演出

出現落差

 

16日,第二天

我們將試mic時間拉到傍晚

試完了

吃過飯

補過妝

到頂樓陽台抽菸

看著更大的雨勢

更慌

 

那兩晚

大家應該知道

「聲音」

不盡理想

 

「起碼沒有寒流」

我是這樣自我解嘲的

 

這個禮拜《浮光》回高雄

這兩天

卻颱風逼近

明天工作人員進場

應該

是在風雨中裝台吧

所幸不是戶外演出,我還是這麼自我安慰的

據說颱風會在周五遠離,我真的衷心期待

 

也許

是《浮光》的宿命吧

必須在風雨中完成

 

很多朋友在網路上跟我說

很遺憾自己沒有在謝幕時站起身鼓掌

 

我想特別拜託高雄場的朋友

如果我們的演出還算可以

可以到讓你有鼓掌的打算

可否麻煩

站起身

再拍手

因為

我確定

《浮光》裡的「真人」

真實活著的人

會在觀眾席

與你一起坐著觀賞

你站著的掌聲

是鼓勵他們的勇敢

勇敢,努力活著

這二十年來

在真實生活的風雨裡

勇敢活著

 

麻煩大家了

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周楓傑與許家峰  


 


上個禮拜六(6/16)
晚上結束演出
所有人一起拆台
很快(因為不快,要多繳錢)
10:30
一行人即離開水源劇場




樓下幫我們載道具北上的杰哥早已裝車妥當
大家跟杰哥和小曼(杰哥老婆)道再見後
拖著行李
浩浩蕩蕩
拖著疲累
走到捷運站
到了台北車站再走到轉運站
時間是11:10
娃娃(飾演「小愛」)與文正改了車票
換成11:30往台南的車
其他人
還是如預期
等待12:13開往高雄的車子




轉運站一樓
大夥兒解散
相約11:50四樓候車處集合
博宇(飾演「阿祥」)、楓傑(飾演「張家齊」)、凱凱(飾演「輔導長」)
還有二姊(造型設計)
跟我一起去摩斯漢堡
說是餓,不如說是累
說累,不如說空
說空,不如說,劇場表演的霎那呈現扒光了我們的身心靈
然後
在拆台後
不捨那舞台上的一切
與舞台下的朋友
然後
悵然若失




哎呀
這個就是劇場,我這樣跟東廷(歌隊之一)說的




很多朋友知道
《浮光》是十年前舊作
當然
除了劇本還有我
其他
都是新的
新的舞台
新的音樂
新的演員
新的服裝
新的,心情,所有人的心情




《浮光》台北場
若沒有家峰(十年前飾演「張家齊」)鼎力相助
一定
無法成行




十年前
家峰演了「張家齊」
隔一年
又演了我另一部作品
後來
到台北工作
再次重逢
是去年《週末狂歡夜》的演出現場




家峰之於劇場
是個鬼才
演員、導演、行政工作
無一不精
現在
應該是「成蹊同志生活誌」的編輯吧
當年家峰演「張家齊」應該才二十出頭歲吧
我其實不太清楚他用什麼來詮釋這個奮不顧身的「張家齊」
(「張家齊」雖然年輕,但對愛情卻勇敢執著
沒有足夠的歷練的表演者,很難演得好)
只依稀記得
他演的「張家齊」非常出色、可愛極了
還有家峰稍瘦
排戲那三個月
每次進排練場
都得先做幾百個伏地挺身與仰臥起坐
我對演員的要求必需是100分
那些比兩棲偵搜營還痛苦的體能訓練
家峰
也毫不喊苦
熬了過來
(我也是不清楚他有沒有在私底下對我「撤幹嬌」)




這次台北演出
之前
家峰疲於奔走各單位
演出時
在台下和大家坐在一起
演出後
在後台
守著我們




去年決定重演《浮光》
我跟製作人說
好難找到一個演員可以代替當年的家峰
直到楓傑出現




周楓傑
我在前幾篇文章聊過他




我跟他的對話




「晚上吃過飯了嗎?」平時的我
「晚上吃過飯了嗎…」皺著眉、永遠重覆我的問題的他




「你最好永遠不要睡覺!」老是責備他把自己搞太累的我
「有…(拉長音),我有睡覺」睡覺兩個字講很大聲的他




「你就三天不要給我電話好了!」那次他忙搬家,完全忽略了我
「嗯!?」可能故意裝聽不懂問題的他




「轉身時幹嘛撇頭啊!?」排戲時的我
「有嗎!?哪有…」瞪大眼的他




台北那幾天
我們住在國軍英雄館
楓傑與我同房
早上起床
我盥洗完畢
本來想伸手抱他的念頭
到他床邊
只拍了拍他
星期五晚上因為我們大家演出狀況不好
他在房間裡
挨在我身旁
聽我叨叨絮絮二十年的劇場經驗
回高雄那夜
在台北車站
我們上下樓梯
他見我左腳痛
伸出手
攙著我




十年前與十年後的兩個「張家齊」
一個是我的忘年之交
一個
喊我把拔




十年
會讓海枯石爛
十年
卻讓我擁有兩個「張家齊」




高雄場還有一些釋出的票
沒有買到票的朋友
可以在晚上6:30到現場購買
來看看吧
你就會知道
何以我如此深愛「張家齊」

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浮光25  

《浮光》已經進入倒數階段

應該說

進入「錙銖必較」的階段

全裸演員的「保護措施」要「保護」到像真的

拿著剪刀多一點少一點,裁著

舞台組刷油漆

一個顏色兩個顏色,調了又調刷了又刷

舞台監督帶著技術人員練習換景

動線,開一次會

人員配置,開一次會

裸露身體的演員勤加運動

天天進出健身房

 

如此反覆,囉嗦

就是希望

呈現一場最完美的演出給你

 

下個禮拜

我們即將北上

在演出前

我能否麻煩大家

兩件事情

 

一是

《浮光》是一個真實故事

除了事件的主角之一早在當年就已去逝

其他的

其他的人

都還活著

努力活著

所以

如果你覺得我們的演出還算精彩

麻煩你在觀眾席

站起身,用力鼓掌

我不確定哪一場

台北高雄都有可能

《浮光》裡真實生活的那些「本人」

會與你一起

坐在觀眾席

麻煩你

站起身

大力掌聲

除了舞台上的表演者之外

你的掌聲

同時也代表了

鼓勵坐在觀眾席的「本人」

鼓勵「本人」

勇敢活著

 

另一件事情

麻煩你

螢火蟲劇團向來準時開演

晚上七點半

除非特殊狀況

絕不會遲演

所以

請你提早至水源劇場(或至善廳)排隊

我們的節目手冊都是現場發送,不需錢買

你如果早到了

可以坐在位置上

看看節目冊

或者

看人

(螢火蟲的觀眾打扮入時、品味不凡

你只要不太失禮,看看這些出眾的朋友,無傷大雅

有一天我一定會開個記者會

告訴大家

我們螢火蟲劇團的觀眾是全世界素質最高的)

 

還有

如果你看起來未滿十八歲

麻煩你

一定要帶著身分證

現場工作人員會以視覺年齡判斷驗證

被要求驗證,卻未帶證件

是進不了場的

 

另外

如果你是男生,你也愛男生

或者

妳是女生,妳也愛女生

如果你的經濟狀況沒有那麼好的話

如果到高雄對你來講不是太麻煩的話

麻煩你

寫個mail到劇團

我們會幫你保留免費貴賓券

只能保留高雄場了

因為台北場

連我自己都沒票了

 

劇團的mail是

Firefly.theatre@msa.hinet.net

 

麻煩你了

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浮光24  

我的觀眾朋友都知道

我的作品強調戲劇的純粹(pure

所以在舞台裝置上

通常比較強調意象的線條

沒有太繁複的擺設或實景

 

《浮光》這齣戲

目前為止

我用極其寫實的方式談一個「赤裸裸」的故事

我也用了抽象的「前置」行為,希望大家跟這個故事保持距離

其目的

除了疏離

保持距離,還有一個目的

窺視全貌

 

看到全貌,倒也不是要論是非對錯

而是我希望在這個過程裡

我們,你跟我

都不要加入自己主觀的態度與想法

畢竟兩個男人相愛

比呼吸還自然

 

「東西」太多

是目前排戲

我每次進排練場

難以取捨與痛苦的

 

每一個手法

每一個段落

都有其必要

但是這麼多的道具、投影、表演者

卻影響了我對這齣戲純粹的態度

上個禮拜

一念之間

本想把那些「手法」刪掉

我希望你進場觀賞這齣戲時

非常「簡單」

簡單到沒有道具

沒有音樂

甚至沒有服裝造型

沒有化妝

只有男人與男人之間的愛情與一件走私案件

 

只是

我在想

如果「什麼都沒有」(沒有演員以外的戲劇元素)

那麼《浮光》究竟是一齣戲

還是一個當年的真實社會事件!?

你買票要看的

究竟是一齣戲

還是一個真實案件!?

 

今天又要進排練場了

如果刪到「什麼都沒有」

我會跟你講

讓你

有心理準備

請你準備

拿著票

進劇場

看一個真實的,兩個男人相愛

如果我沒刪

那麼

就請你自己準備

準備一顆純粹的心

與赤忱的感官

欣賞這我取材自真實故事的,戲劇作品

 

另外

台北場的票券售罄

如果你有多餘的錢

麻煩你搭車南下

看高雄場

如果沒有多餘的錢

那麼

製作人說

請留下你的聯絡電話與姓名

我們會在(台北場)演出前與你聯絡

也許

現場可以候補

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浮光22  

你幹著某個人

(對,fuck那個「幹」)

那個人

是你的下屬

是你權力管轄範圍內的一個人

或者

你給他錢

你支付他日常生活開銷

 

另一個狀況

那個人

是你上司

你是他權力管轄範圍內的一個人

或者

他給你錢

他支付你日常生活開銷

 

兩種狀況

會影響你幹他的心理狀態或力道嗎?

 

男人喜歡被崇拜

男人的性愉悅有時候來自權力

男人幹著的那個人如果是他權力管轄範圍內的人

通常

會邊幹邊想著(或講著)「求我啊」之類的話

 

男人也喜歡支配

男人的性愉悅有時候也來自掌控

男人幹著的那個人如果在生活開銷(金錢)上依賴他

通常

會邊幹邊想著(或念著)「沒有我,你會死吧」之類的話

 

金錢

權力

對男人而言

有著緊密關係

常聽人家講「男人有錢就會作怪」

不對

男人沒錢也會作怪

男人如果拿對方的錢(在金錢上依賴對方)

在幹人的時候

不是特別猛烈(因為補償心態)

就是特別不猛烈(因為大男人心態作祟,心虛)

 

有了錢的人會想要有權

有權的人

會想利用權力賺錢

不過

性這檔事

對男人而言

不一定要有錢有權

只是有錢有權的性

更歡愉

 

所以

如果你的男人不愛你

或對你的身體意興闌珊

不要以為你給了他錢

供應了他生活開銷

就能使他回心轉意

拿了你的錢繼而奮力幹你的男人

不要也罷

這種男人

俗稱「吃軟飯」

沒有男人雄性尊嚴

 

《浮光》的「走私案件」

全因為錢

錢與權又息息相關

金錢權力支配了性

就是這齣戲

要跟大家談的其中一個部分

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浮光21  

Dear

 

你最近好嗎!?

 

這幾天

天氣怪

時而暴雨時而晴天

開車出門會塞車

騎車出門又要帶著雨衣

十分麻煩

 

因為陰雨

所以幾個街角的咖啡店

都收起了戶外座椅

你知道

我抽菸

室內實在坐不下

那天耐著性子、忍著菸癮

坐在某家咖啡館裡看著書

書裡淡淡哀愁的元曲

竟讓我想起楓傑

 

周楓傑

 

排《浮光》之初

我和演員們做聲音與情緒的練習

我請每個人唱一首會打動大家的歌曲

楓傑唱了「好久不見」

歌詞是

「你會不會忽然出現,在街角的咖啡店」

然後楓傑

跟我們分享了他的感情,已逝的愛情

我聽了

想起了你

微笑著

告訴楓傑

「他不愛你」

楓傑難以置信睜大了眼

用他十足「奶味」的聲音說

「不會吧」

我沒有告訴任何人關於你

當然也就不會告訴楓傑,我與你之間

我只是

很篤定的

告訴他

「對方不愛你,在心裡,跟他說再見吧」

就像那一年

你一聲不響的離開

我原還有怨懟

熬了幾年

才忽然發現

原來你的不告而別正是最好的告別

於是

我在心裡

默默的

與你道別

 

我可以理解楓傑的痛

一如此刻

我知道自己

雖然我告訴他「他不愛你」

可是

痛,總要自己經歷過

痛死了,就死了吧

熬過了痛

也就重生一回

 

Dear

有一次

我請楓傑當著我面

打電話給朋友

因為

我想知道朋友眼中的楓傑

他打了三通

三通電話的那一頭兒

異口同聲

都稱楓傑「好相處」、「樂於助人」、「開朗」、「樂觀」

我聽著那些朋友們對楓傑的稱許

蹙起眉

原來

沒有人知道楓傑的痛

楓傑正痛著與我相同的痛

卻無人知曉

就像那年

我在香港尖沙嘴的商圈裡、熙攘往來的人們之間

熟悉著,然後痛著

人們見我刻意保持的笑臉

以為我

愉悅著

對我

也投以微笑

 

楓傑是文藻外語學院第四十二屆畢聯會副會長

也是這一年畢業公演的最佳演員

同時

他也是許耀中舞蹈教室的拉丁舞選手

說他外向

倒也未必

他只是

比這個年紀的年輕人

多了一點兒耐性

多了一點兒

設身處地的

為人著想

他的眼淚

只在我的肩頭上

出現過一次

多數時候

他總是刻意保持微笑與熱情

我知道那感覺

熟悉著痛著的笑臉

會在不經意,滴下眼淚

然後用手背抹著淚痕

手畫過的臉繼續笑著,更刻意的笑著

再告訴別人

自己曾經的愚蠢,多麼可笑

 

那一次

我跟楓傑說「他不愛你」

楓傑悵然地

自己下了個結論「可是我很愛他啊」

Dear

我何嘗不知道他很愛他

就像我,很愛你

至今未變

可是愛情若只剩下「單方」

那也就不是愛情了

可是我知道我愛你

就像楓傑「很愛他」

 

平日

不論排不排戲

每天晚上

楓傑總會進劇團

對我說聲「把拔,晚安」

他愈是笑著

我就愈是想起你

愈是想起你

就愈不忍

楓傑的,微笑

 

Dear

那首歌的歌詞最後唱著「不會再去說從前只是坐著,說一句,好久不見

我有機會再遇見你嗎

有機會

我們在桌子兩端

啜著咖啡

看著彼此風霜容顏

然後微笑

輕輕道一句「好久不見」

也許

那一刻的微笑

才是真實發自內心,淡然的笑

 

楓傑總是努力於自己本分

努力愛著家人愛著朋友

這樣一個多情的人

我本是應該開心的

可是

就不知怎的

他的多情

日夜讓我掛心

我總擔心

會不會將來某一天某個人傷了他的多情

會不會

他也將某個人放在心裡

一如我將你擺在心底

久了

忘了

突然在某個夜裡驚醒

才猛然憶起

然後痛著

 

《浮光》在十年後重新推出

本來楓傑飾演我當年那個角色

幾經波折

變成「張家齊」

你還記得「張家齊」嗎!?

那個為了愛義無反顧的男孩

不知道

他在天堂

會不會

來觀賞

 

我是如何小心翼翼的維護「張家齊」

然後

又如何小心翼翼的

看著周楓傑

我只能「看著」

畢竟

那是他的人生

我只要

讓他知道

我在這裡

永遠

也不會離開

難過了,有我的肩膀

快樂了,與我分享

如此

也就夠了

 

Dear

你最近好嗎!?

你會來看《浮光》嗎!?

請在謝幕時給楓傑一個掌聲,好嗎!?

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浮光20  

去年

《週末狂歡夜》演出結束

有觀眾朋友在網路上(還是問卷,我忘了)罵我們

左舞台浴室場景坐太旁邊的人看不到

 

2002

《浮光》高雄第一場與台北第一場演出結束當晚

網路上大家即相互告知

坐在哪個位置才會有最佳視野

(那時候在「黑盒子」演出,沒有對號)

大家所謂的好位置

應該

指的是

可以一覽「輔導長」與「張家齊」全裸做愛那場

 

我其實很高興我是高雄人

很高興我擁有「高雄觀點」

在高雄做戲

說起來

也十分愉悅

沒有「主流」的專家學者對你說三道四

沒有白領知青嫌惡地對你撇嘴

不過

在高雄

有一個最大問題

沒有場地

 

因為我的戲很「細」

觀眾數500已經是上限

坐太遠

我設計的內容看不到

戲劇舞台必須夠深、夠高

以便燈光道具懸吊或擺放

 

至善廳

是不OK

 

它是扇形觀眾席

兩邊觀眾太側

它不夠深

根本無法換景

它的側舞台腹地不大

工作人員每次都「躲」的好辛苦

 

雖然至善廳如此不適合演出

可是

因為我在高雄

別無選擇

 

好啦

那我能怎麼辦呢!?

 

我能做的

就是盡量不要太多在舞台兩邊的戲

以免坐很旁邊的朋友看不到

你能怎麼辦呢!?

那就是盡量不要買一樓的300元區座位

如果買了怎麼辦!?

沒關係

「輔導長」與「張家齊」全裸做愛應該全場都會看得到

(只有遠近差別而已)

如果離你太遠也沒關係

你離「輔導長與張家齊全裸做愛」很遠

表示你離「所長與情婦做愛」很近

「所長」與「情婦」

也是全裸

 

全裸的四個演員

身材我都「檢查」過了

養不養眼不一定(畢竟青菜蘿蔔各有喜好嘛)

但十分符合劇中角色要求

從現在開始到演出前

我會要求他們保持身材「最佳」狀況

 

對了

除了做愛這場戲有四個演員全裸外

另一場戲

還有另一個演員半裸

裸下半身

我一樣非常要求他,提臀

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浮光19  

開電腦

收到音樂設計孔殷

寄來的曲子

 

19961

我母親急症送往長庚醫院

在精神科的加護病房裡

經過兩天一夜的治療

醒了過來

但是

醒了的母親

像少女般

誰都不認識

只喃喃唸著她二十歲以前的記憶

 

又過幾天

母親病情好轉

轉往普通病房

一周後

就出院了

 

20011230

我的另一部作品《七月五日星期六》

在高雄市文化中心演出

母親照往例

約了巷子幾個阿姨

同往觀賞

演出結束

大夥在進入後台的門前

圍著

聊著

可能故意獎給那些阿姨們聽的

母親說「怎麼有兩個男生相愛!?」

我說

「那是戲啊」

母親又說「如果你們接吻下去,我會把鞋子丟上去」

我聽了

覺得委屈

哭了

一發不可收拾

突然

站在我對面的母親朝我走來

緊緊抱住我

拍著我的背,說

「我開玩笑的,演的很好,很好看啊,兩個男生相愛有什麼關係,真心比較重要」

 

2002112

《七月五日星期六》在屏東最後一場巡演

演出前,晚上七點二十五分

我接到父親的電話

說母親老毛病又犯

送到長庚

演出結束

我急急驅車前往

 

那一次開始

母親便在長庚醫院

三進三出

 

那年六月

母親

插了管

便無再離開醫院

 

初期母親意識還是清醒的

只是插著管

無法言語

七月

我與曉菁至台北開會

離行前

去了一趟長庚

我在病床邊

看著母親忍著病痛、無奈、又關心兒子的泛著淚光的眼睛

笑著說

「我覺得最近好累喔,媽咪,我躺在妳的胸前,妳拍拍我的頭,好不好!?」

母親微笑點頭

我將頭放在母親溫暖懷中

母親就像小時候安慰我們般

輕輕來回撫著我的頭、臉

 

200210

母親

病逝在長庚醫院

 

十天後火化

我的母親

原是血肉之軀的母親

在一場大火、焚化爐裡

成了灰燼

 

200212月《浮光》演出

台北與高雄

 

從《浮光》開始

從這部作品開始

每一次

我都將母親講的「真心」

用各種方式

安排在戲中

我對作品真心

我讓角色真心

我請合作夥伴真心

我和劇組所有同仁,真心面對觀眾

 

另一方面

母親最後在病床上輕撫著我的溫暖記憶

我把他

放在我的生活裡

我與我的姊姊

曾經獲得如此多的、我母親的愛

在我母親離開之後

不吝惜的分享周遭的人

 

很多人

或許覺得我冷酷

我只是

不想在有限的生命裡繼續鄉愿

很多人

或許覺得我很嚴格

我只是

不想母親在天上為我擔心

很多人

以為我的作品題材冷僻

那是因為

我母親在世的時候

經常領著我與姊姊

到育幼院、安養院

有時也因為母親生性闊綽

所以家裡常有許多不認識的友人來尋求幫助

 

母親最常掛在嘴邊提醒我與姊姊的一句話是

「『幫助』別人時,不可以高高在上」

需要幫助的人

有其無可奈何

我們

只是稍有能力

而不一定

比別人高尚

 

後來

我的毎部作品推出

大家祭台

我卻是擒著香

心裡告訴母親

請母親從天上來看戲

 

《浮光》推出時

母親剛病逝未久

我沒有在心裡

請她來看戲

這一次

我記著了

我記著請母親從天上來看戲

我記著母親說的「真心比較重要」

我記著了

母親輕撫著我的溫暖

 

你可以因為「裸露」而來欣賞《浮光》

可是我相信

你會看到我的誠意

 

人是如此渺小

生命如此短暫

聽著孔殷寄來的音樂

我竟如此冷靜

卻哀傷

我不心痛,因為我必須更堅強

我的淚水必須忍著

因為我要我的母親

以及進場觀賞的你

看到一場

獨一無二

我是如此真心以待的

《浮光》

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浮光18  

我就說人都會變嘛

 

年輕時候為了你拋頭顱灑熱血

並不代表

35歲以後

還會為你拋家棄子、離鄉背井

當然

你沒有變

你還是迷人的你

是我變了

是我變得不喜歡迷人的人

 

愛其實不會變

會變的

是人心

 

20出頭歲

你努力找一個條件與你匹敵、又願意與你廝守的理想情人

 

30出頭歲

你降低標準

只要條件與你匹敵

來者不拒

 

40出頭歲

你又改了條件

只要願意與你廝守即可

 

此刻

在你身邊

與你廝守的那個傢伙

是你在40歲那年「撤守」一切標準後

免強湊和的伴侶

 

然後

你回過頭看

懊悔沒有珍惜20出頭歲遇到的那些人

遺憾沒能留下30出頭歲遇到的那個人

 

我說的人心會變

不是指你

 

你把愛情看成一切

你一直以為此生定會遇到對的人

現在這個人

你無可奈何與他廝守

因為20年的經驗告訴你

石頭

會愈撿愈小

 

於是

你的人生

在頻頻回頭

頻頻懊悔與遺憾中

渡過後半生

 

也沒什麼不好

起碼

我衷心祝福你

順帶一提

我早已離開那個街角

你再回頭

也望不到我

 

《浮光》下個禮拜要排全裸性愛戲

排練過程若每回都做防護措施,太麻煩

所以

改成清場

排練場

只有幾個人可以進入

當然

我是其中一個

 

你呢

你在哪裡

你是清場出去的那個

還是留下排練的那個!?

 

對了

四月底前買《浮光》的票,八折

還有一個禮拜趕快把握

買張票吧

不論你在台上或台下

不論你出去或留下

雖然人心會變

但是愛,不會

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浮光17  

前幾天

記者打電話問我《浮光》

 

他說

這個真實故事在現在這個開放社會

 

我打斷他

我們這個社會,沒有想像中開放

 

前幾天有一則新聞

一對父母

因為經濟壓力

帶著家人

燒炭自盡

在遺書上

他們所謂的「經濟壓力」

房貸八十萬

信用貸款幾十萬

 

兩者相加

可能一百五十萬吧,我猜

 

四條人命

只值1500000

很多人難以想像

 

我的作品

有很多同志朋友觀賞

 

同志

因為天賦

所以多從事白領工作

或者藝術、或者高級管理階層、或者專業領域獨特行業

白領

自然視野寬廣

交友廣闊

在其朋友群中

不乏「中上流階層」

我相信

在我們這個社會

中上階層

對於同志

是有相較包容的胸襟

 

可是

 

我給你一個狀況

 

 

有一個人

他的原生家庭清寒

他父或母早逝

另一父或母精神耗弱

他有一兄一姊一妹

他高中即輟學工作幫忙家計

退伍後

他在建築工地

或者自學開了間水電行

他大半薪資都給精神耗弱的父或母醫病

他的姊妹出嫁

他的兄長遺傳父或母的精神疾病,無法工作

他家是三夾板隔間的租賃小房

他除了工作

還要照顧兄長與父親(或母親)

在情感上

愛著男生

當然

他也是男生

 

不要否認我羅列上述狀況

這種人

很多

在我們這個社會

很多

生活在中下階層

 

你認為

他有多餘的錢買張惠妹演唱會的門票

他有機會上網看到我的作品《浮光》的相關訊息!?

你認為

他有機會認識也愛男生的朋友

他有機會

找到一個與其執手生死的愛人!?

你認為

他有機會跟任何人戀愛,繼而講一個小時的電話

他有機會跟身邊的朋友談男生愛男生如何有趣!?

 

每一次

我的作品推出

劇團總會接到不少電話

電話那頭兒

是個男生

聽起來

總有三十、四十歲的聲音

怯生生的

問要去哪裡買票

「兩廳院」是什麼東西

到文化中心看戲有沒有什麼資格限制

看戲的時候會不會被認出來,會不會有人認出來,「我」是同志

 

我們這個社會某種程度的確開放

但我們這個社會

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

也緊緊箍著中下階層的朋友

如果這個在社會底層努力生活的人是個愛男生的男生呢

 

我是多麼想讓家境清寒的同志朋友免費觀賞《浮光》

只是茫茫人海

我該如何送出手中的貴賓券!?

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浮光16  

台灣劇場

其實沒有分級制度

 

1996

螢火蟲劇團推出《下雪了》

演出前兩天

接到一通電話

 

是一個媽媽

帶著非常抱歉又尷尬的口吻

她說

「不好意思,我手上有四張票,不知道可不可以退?」

「演出前十天無法辦理退票喔

「那個因為

年輕媽媽說

她既沒看到任何宣傳海報

也不知道我們演些什麼

只看到「螢火蟲劇團」(好可愛)

又看到「下雪了」(好夢幻)

就買票了

「我本來以為這是一場像『白雪公主』那樣主題的演出」媽媽說

媽媽有三個小孩

最大的七歲

 

劇團還是讓媽媽辦理退票

畢竟要一個媽媽帶著三個七歲以下的小孩看《下雪了》

太強人所難

 

去年《下雪了》重演

我將他列為「輔導級」

很多人以為

是「裸露」

嚴格說

《下雪了》最多就是兩個男人穿著三角內褲在舞台上

男人穿三角內褲的畫面

電視廣告很多

根本「限制」不了

至於「床戲」

我用投影

利用影像呈現而出的做愛戲

打開電視也有

6169

所以沒什麼好限制的

 

所以

《下雪了》是「輔導級」

其實

是因為

我認為

12歲以下的朋友

看不懂

戲裡我想跟大家談的情感

 

《週末狂歡夜》我也列為「輔導級」

當然也不是裸露的問題

(有看戲的朋友都知道)

是「毒品」

因為我不確定12歲以下的朋友會不會被劇情誤導

以為吸毒等於狂歡

狂歡等於快樂

所以12歲以下

禁止入場

 

這一次

《浮光》

戲中的感情糾葛

戲中權力性愛金錢的貪婪與配置

18歲以下

不一定懂

(有時候

總覺得我們太小覷青少年對成人社會的了解)

不過

無論如何

必須列為限制級

因為「全裸性愛」

 

所以

18歲以下的朋友千萬不要購票

屆時進場會看證件(如果你視覺年齡低於18

你持了票不能進場

是退不了票的

 

謝謝你的配合

 

另外

請不要問我「看不看得到第三點」

第一

我不是A片導演

第二

如果演員的保護措施做的不好,當然看得到

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浮光15  

一個人

有兩件事情

一是眼前的工作

另一是同時為將來努力

還有

打工

 

扣除睡覺

一天時間

所剩無幾

 

大家都知道博宇

2010年與我合作至今

在《浮光》裡他飾演「張家齊」

一直以來他是我心目中「小可愛」的第一人選

 

飾演「張家齊」

是他「眼前工作」

也就是說

除了排練《浮光》

一天24小時

他還得「為將來努力」,以及「打工」

 

「打工」

很容易理解

他在速食店

一天站班六小時以上

 

「為將來努力」

就複雜了點

簡單說

說一個

他正在接受「特訓」

接受特別訓練

訓練後

他將以一個嶄新的博宇

在其他作品

與大家見面

 

所以

《浮光》演員略有異動

 

博宇要花時間接受特訓

所以《浮光》裡從主要演員更改為次要演員

原先博宇飾演的「張家齊」

將由飾演「國欽」的周楓傑詮釋

而「國欽」,由我自己上場

 

你還是會在《浮光》的舞台上看到博宇

當然

你也還是會看到楓傑,加一個我

 

過幾天

跟大家聊

周楓傑

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浮光14  

其實早在去年

我就已決定由博宇和凱凱分別飾演《浮光》裡的

「張家齊」與「輔導長」

 

看到劇照

可能很多人會覺得

跟《下雪了》很像

沒錯

這就是我的期待

 

在我的同志作品中

《下雪了》、《浮光》、《天光》是完整三部曲

故事

都是真有其事

人物

都是同一個主角

場景

都是我曾經服務的「北台灣漁港駐在所」

 

那一年

我跟「輔導長」和其他兩個同事

參加泳訓

除了我以外

他們三個

都是在地人

每次游泳完

大家起鬨要去誰家吃飯

另兩個同事

總是熱情招待大家

唯有「輔導長」三番兩次推辭我們

 

有一天

「輔導長」跟我一起巡邏

他說

「我們開車去宜蘭好不好!?」

「好啊」

那個年代

警察巡邏開小差

很常見

 

奔馳在濱海公路

我們迎著北台灣冬季慣有的陰冷濕雨

車上

他說

「不好意思,我不是不喜歡你們到我家吃飯」

「沒關係啦,別把這種事情放在心上」我有點驚訝,吃不吃飯這種事情,他放在心裡

然後

沉默了很久

他又說

「你知道『張家齊』嗎!?」

「我知道啊,你表弟嘛

每晚我們執勤時

「張家齊」都會買鹹酥雞滷味之類的給大家打牙祭

「他不是我表弟

「喔」我有點,講不下去

「張家齊」是「輔導長」的表弟

一直以來

「輔導長」是這麼告訴我們的

又是一陣沉默

他又開口了

「他是我的…另一半

 

我永遠都不會忘記「輔導長」在我面前說「張家齊」是他另一半的光彩神情

於是

他們之間的甜美時光

我寫成了《下雪了》

 

隔段時間

我們所裡出事

(就是你在《浮光》這齣戲即將看到的「事件」)

事情之後

「張家齊」死了

「輔導長」調離

我請調回高雄

 

我和「輔導長」彼此雖有對方的電話

但我們

始終沒有和對方連絡過

 

又過了幾年

我提筆寫了《浮光》

一種很深沉

很苦痛

很無以奈何的心情

完成了七成真的《浮光》

 

再很多年後

我與「輔導長」在台北街頭巧遇

他支開身邊那個年輕底迪

和我到中山北路某個飯店的咖啡廳

聊了一下午

 

「假如『張家齊』還活著

「輔導長」稜角的臉龐忍著淚水

視線一直投向落地窗外遠方熙攘的車輛

從下午到晚上十點

他共點了四杯咖啡

迴避我的眼神卻又不時熱切希望我能理解他的苦痛似的

我毫無表情

沒有回饋他

在我心裡

除了嘆息

別無他法

 

「如果『張家齊』還活著,你一樣那麼愛他!?」

我們買單等待刷卡的空檔

我問了「輔導長」

「應該吧,只是我可能…不知道如何面對這…這個最愛…」他一貫的瀟灑,說著

 

2009

我做《天光》

就是「假如張家齊還活著

 

那年

「輔導長」來看戲了

首演那天夜半

我的手機響

接通後

電話那一頭

沒有聲音

約莫五分鐘後

嚶嚶的啜泣聲

然後

慟哭

那一種肝腸斷裂的嚎啕

很難想像

是那個瀟灑的「輔導長」

 

哭完了

我們

就掛電話了

 

去年的《下雪了》

是「張家齊」和「輔導長」的真實甜蜜

但裡面

有我對愛情主觀的看法

2009年的《天光》

是虛構的

「輔導長」虛構假如「張家齊」沒死

 

《浮光》

因為牽扯了當年的刑事事件

因為含括了「張家齊」的性命

所以我

盡可能

「真實」呈現

我不希望

我這個創作者加了主觀的成見進去

我也知道

我對當年的事件

沒有置喙的能力

我也知道

「張家齊」真的死了

因為「張家齊」的死,事件結束了

但也因為「張家齊」的死

「輔導長」

永遠活在那件事件裡

 

故事發生在1994

當事人除了「張家齊」外

都還活著

刑事案件是真的

「輔導長」是真的

那兩個男人相愛是真的

有另外一個男人介入是真的

「張家齊」死了,是真的

 

我常在想

身為創作者

紀錄一段段、兩個男人間真實情感

也許

是我唯一能為大家做的

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浮光13  

家峰

 

你還記不記得這篇我放在2002年《浮光》劇本封面的幾句話!?

 

小時候常常抓著媽媽的裙角

怯生生地跟在她的身後

媽媽很兇

連開個冰箱電視都得先問過他

國中開始寫小說

媽媽每天打

我每天寫

1995

媽媽在婦幼館的廣場第一次看到我的表演

不敢相信那是自己的兒子

1997

媽媽看完假裝等待黎明的吳好霞

不屑的撇撇嘴說「幹,滿場粗話的戲!?」

1999年媽媽看了送君珠淚滴

哭個半死

2001

媽媽為了七月五日星期六的丫環和母親

兩度落淚

後來

媽媽就病倒了

所以她沒有看到七爺八爺進城來

在劇團寫《浮光》寫到天亮

也不會再有人叨叨絮絮的叫我早點回家

 

《浮光》她應該會來

穿著她慣有的雍容

坐在觀眾席

等著燈亮鼓掌

等著謝幕帶著她的朋友到後台

笑罵著他兒子什麼都不會

僅有滿腦子的奇情古怪

 

《浮光》

她會來

因為我們是生生世世

每一次輪迴的  母子

 

這些話

只見諸劇本封面

當時

我應該

是想和演員們

間接

陳述自己心境

 

那一年

劇本其實寫晚了

年底的演出

我在六月才完成劇本

六月

我母親已經在長庚醫院插管了

那個月

劇團還忙著另一齣作品

所以《浮光》劇本完成後

又過了段時間

才開始甄選演員、開會、排戲

 

十月

我母親去世了

在殯儀館十天

十天

卻像十年

每天從殯儀館來回的路上

總覺得

似遙遠千里

茫茫惶惶不確定終點何在!?

每一個路口

每一個號誌

都像遙遠無止境的等待

等待明天回到殯儀館

我母親可能從棺木裡起身,毫無病痛

或者

我只是

在等待生離死別氤霧繚繞的撥雲片刻

可是

誰又能告訴我

撥開了雲

我又豈能確定自己身在何處!?

將往何處!?

 

十一月

我在劇團辦公室的廁所

失聲痛哭

自我母親插管

到病逝

到送進火化

一路

隱忍著的

2002年十一月的某個黃昏

難以遏制地

霎那崩潰

 

十二月

我們演出

我猜想

我可能一如往常

毫無破綻

除了曉菁姊、淑芬姊和小柳之外

應該無人

知曉我當時心境

 

家峰

當時我們工作

我的感官

毫無知覺

演員的走位

台詞的鋪排

劇情的轉折

我憑藉的

是一種茫然的直覺

我的感官雖然麻木

但是在我心裡

卻緊緊記著一件事情

 

我母親經常耳提面命的

真心

 

《浮光》這齣戲演員眾多

那年

除了劇團團員外

還有許多甄選而來的優秀演員

你是其一

家峰

你是其一

 

2002

我們一起完成了《浮光》

我對你

對大部份演員

卻毫無印象

你知道嗎

2006年我在南風劇團遇到你

還天真的

回劇團跟曉菁姊說「我好像遇到家峰」

 

直到去年

《週末狂歡夜》現場

我們再度重逢

我像被時光洪鐘猛然敲醒

看著眼前的你

才突然想起

你是我的家峰

你是我的「張家齊」

 

十年了

相隔十年再推《浮光》

 

其實再面對這齣戲

對我

極其困難

十年前我母親的種種

長庚醫院

殯儀館

火葬場

靈骨塔

隨著排戲

一一重現眼前

 

家峰

我親愛的「張家齊」

謝謝你當年完成了「張家齊」

謝謝你

陪我走過那一段

我幾無記憶的

掠影浮光

我更要謝謝你

去年

讓我真真實實的擁抱了當年的,張家齊

 

在我們緊緊相擁的片刻

《浮光》當年的「遺憾」

當年未有「感覺」到我的演員的遺憾

稍稍彌補

 

我未曾去過南海

我在漂泊中載浮載沈

夜深了

家峰

我會努力

我會努力讓大家看到當年精彩的《浮光》

讓大家

看到我們的

真心

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浮光3    

各位朋友

 

我們從《週末狂歡夜》觀眾問卷中

抽出25

每一位朋友

我們將贈送兩張《浮光》貴賓券

 

請這25位朋友

於四月15日前

與我們聯絡

並請告知你需要台北或高雄的哪一個場次

 

請以e-mail

firefly.theatre@msa.hinet.net

或傳真

073963493

寫明你的姓名、觀賞日期場次

 

如果以臉書聯絡也可以

請利用【螢火蟲劇團】塗鴉牆

或者

請加劇團製作人Hsiao-Ching Huang 為好友

再以「訊息」方式與其聯繫

 

如果都沒有使用網路與傳真

那麼就直接打電話到劇團(073870884

 

你是我們的貴賓

螢火蟲劇團因為有你的支持

所以我們更戮力

所以螢火蟲,更璀璨

今年六月,請你務必撥冗觀賞《浮光》

 

因為稅務單位「貴賓票券」有限額規定

所以我們沒有辦法贈送太多貴賓券(會被罰錢的)

其他的好朋友

也非常謝謝你一路相挺

三月底兩廳院售票系統開賣

請繼續支持,《浮光》

 

謝謝大家

 

 

《浮光》貴賓券獲獎名單

 

張*志,0921412***

偉,0958900***

源,0973856***

傑,0976250***

源,0989746***

博,0970097***

浩,0983379***

翔,0930648***

宏,0987476***

平,0970880***

煒,0925409***

諒,0918822***

盛,0929319***

聰,0981208***

榆,0915258***

榮,0989-342***

馨,0958-384***

暉,0988-209***

靖,0955-312***

*軍,0939-650***

弘,0931-753***

文,0982-887***

Jasper *,0912-718***

順,0912-079***

()0915-818***

 

為保護大家隱私

我們保留部分名字與電話號碼

請以上25位朋友

盡快與我們聯絡

 

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Oct 02 Sun 2011 17:53
  • 尋人

浮光2.jpg  

《浮光》這齣戲在2002年推出

那一年12月中旬在高雄

年底,在台北

 

這齣戲對我而言

有一種必須帶著微笑的遺憾

與戲無關

是我自己的狀況

改天,容或再與大家分享

 

2002年演出受到非常多朋友回響

網路上

很多朋友表示觀後想法

很多朋友

與我分享了,他的感情

其中一篇令我印象最深刻

我將它po了出來

尋找這篇文章的「主人」

如果這篇文章當年是你寫的

請與我聯絡,好嗎!?

 

那一年

我娘去世

做完《浮光》,我幾無繼續創作工作的意願與動力

若不是無意間看到你在網路上的這篇文章

可能

我早已離開劇場

 

我雖無法當面與你道謝

可是

10年來

你這篇文章

一直在我的硬碟裡,從未刪除

 

明年六月《浮光》重演

我非常希望

你可以

再一次

10年後

再一次坐在觀眾席

欣賞這部作品

 

請你與我聯絡

han@firefly.org.tw

或者

073870884

我是《浮光》的編導,韓江

謝謝

 

以下,即是文章原文

 

------------------------------------------------------------------------------------------------------------

 

以下是我張貼在美麗島上的感想
野人獻曝

僅與其他朋友分享 討論
...

當我向bf提議去看"浮光"

他一臉鄙夷之色
:
[
舞台劇有什麼好看的?我一點都不會想看...]他如是回答
.
我對舞台劇的印象亦停留在果陀那種豪華大型佈景

與文化中心 國家劇院畫上等號

昨晚硬拉著bf前去高雄中正二路上的南風劇場

細雨微淅

對於兩個非當地人 只憑著一人半分傻勁 沿著路頭 尋到路尾

怎麼辦?路這麼大

那條帶領我們進入神秘殿堂的暗巷究竟在那
?
正當我們尋尋覓覓 已近放棄時

兩位帥哥行色匆匆 但卻帶著某分默契 從我們身旁擦身而過

所謂"置之死地
"
基於一種直覺 我們旋即尾隨在後

"
彩虹公園""薔薇
XX"...
了然於心的自在 應該找對地方了吧
!
二十坪不到的斗室

塞滿黑壓壓的人

我不禁沁出一點緊張

舞台劇果然還是得到小劇場看

雖然冷硬的位子 蜷腳無處伸

但人類最渴望的元素 可是一樣都不少

嗅覺(煙味 檀香味 肢體律動間的氣味
...)
聽覺(現場發聲 最直接的感動
...)
視覺(演員與觀眾 零距離的接觸

你無須理會導演的構圖

每個人看的角度皆不同
...)
裸露 或許是吸引人的一大賣點

但我更在乎的是 劇情的詭譎

由一段鬧鬼的開場

至文玲招魂

倒敘地娓娓道出 三個男人的愛恨糾葛

李淑芬飾演的文玲

不慍不火 能精確的補追到晚香女子的滄桑

通靈者是人鬼之間的橋樑

文玲的確做到了因了解而釋然的體貼

那段家齊幫光華在駐在所大廳""的那場戲中

文玲恰好瞥見 卻僅是淡然一哂

若說風月女子對之司空見慣 卻也不乏齜牙裂嘴的刻薄女
倒顯出文玲的老成與有容
.
諸如 光華的內斂 家齊的情癡 國欽的不羈
...
飾演光華的演員 壯碩性感的身材 為輔導長一角

增添不少常人對軍人之特殊暇想

道貌岸然其實是騷動不已

由骨子裡迸發出的一股肉慾浮盪在小小的劇場中
...
詮釋家齊 事先必定做過不少心理建設

除了要表現 底敵的驕縱 細膩 陰柔與嬌羞

在眾人面前毫無保留的性愛 更是一大心理挑戰

義無反顧是我對家齊的最終評價
!
比較納悶的是編劇韓江 為何會將國欽這個痞子般的角色 交由自己詮釋

直到最後我終於明白 因為他正是整件自殺案的關鍵
!
劇中對人性的貪婪 不滿足 下了很好的註解
...
不論是同性戀 異性戀關起門來 隔著一堵牆

兩邊同時上演男女(有婦之夫VS.酒家女) 男男(輔導長VS.一兵)之做愛戲碼

權力 階級 性別...之強力解構


明知賭博是條死路

所長賭 國欽也賭

賭著金錢 賭著感情 賭上了小愛的癡情 賠上了家齊的性命

依然賭意十足 賭性堅強
...
韓江以此 嘲弄了世間男女

嘲弄了人性
!

離開劇場時

天上雨勢漸歇

一切彷彿豁然開朗

bf
眉開眼笑的拋下一句
:
[
誘人 又好看
...]
我不知道他指的是劇情 亦或劇中猛男...:P

 

【本篇文章摘自奇摩家族沈默之島於家族網站討論區上張貼之「我看浮光」】

浮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